德甲买球官网

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穿成农门恶婆婆 > 第1359章 总兵大人的特殊癖好
    副将姜思源叹息。

    完全搞不清楚他家总兵大人的“癖好”,放着好好的黄花大姑娘不喜欢,偏偏喜欢一个嫁了人的,还是一个能当他娘的女人,这真的是……

    说出去,都能吓到一大堆人。

    他家总兵大人到底是怎么想的?

    难道就因为先入为主地以为人家是年轻媳妇,觉得人家长得漂亮,看上人家就不想改了?

    可是你也要看看是个什么情况好吗?

    没调查清楚就算了,现在调查清楚了,人家不仅能当你娘,人家的男人还没死,你就这样盯着人家,真的好吗?

    当然了,这些话副将姜思源也只敢在心里吐槽,根本不敢说出来。

    上次一不小心说漏嘴就已经被总兵大人揍了一顿,他怕自己再说出来,总兵大人又要收拾他。

    副将姜思源为自己掬了一把同情泪,这天底下哪有像他这么“劳心劳力”的副将,在战场上为他忙前忙后,下了战场,还要为总兵大人的私事操心。

    唉……

    作为副将,他也好难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阿秋——”

    叶瑜然打了一个喷嚏。

    站在旁边的甘逸仙说道:“你是不是穿少了?要是觉得凉,让丫鬟送件衣服过来、”

    “没有,就是觉得鼻子有点痒。”叶瑜然说道,“开始吧,练完武,我还有事呢。”

    “淑琪、淑仪不是出嫁了吗,你还有什么事情要忙?”甘逸仙不解。

    送嫁的队伍都已经走了好几天了,她不应该“闲”下来了吗?

    朱家那堆事情,自有她儿子、儿媳妇操心,她只需要在后面把握大局就是。

    叶瑜然一脸无奈:“算了,还是告诉你吧……你不是住在老七那吗,你就没发现他院里的客人有些不太对劲?”

    “不对劲?哪里不对劲?”甘逸仙连忙回想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她是女的。”叶瑜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“你好像不意外?”叶瑜然望着甘逸仙的表情。

    甘逸仙眨了眨眼睛,在他地盘上的事情,有什么能瞒得了他呢?他道:“没什么好意外的,一眼就看出来了……你是怕这个女人骗你儿子?我觉得不太可能,老七应该知道她是女的,没事还带着她在村里逛,给她介绍村里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那对小情侣出去约会,可没少让他羡慕。

    要是他和叶瑜然也有这一天,那就好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……

    “就知道这种事情肯定瞒不过你,恐怕连她的身份,你也知道吧?”

    甘逸仙:“公主身份?”

    瑶月公主又不是自己一个人来的,身边带了那么多伺候的人。

    他们避着人的时候,自己人说话没什么避讳,甘逸仙听了一耳朵。

    叶瑜然点头:“一个公主,一个泥腿子,你觉得他们相配吗?”

    “配啊。我没觉得老七哪里不好啊,而且我看那位公主的样子,也是情根深重的样子……”甘逸仙猛然反应过来,“你不会在担心这个事情吧?不用担心,他俩是‘你情我愿’,郎心妾意,好着呢。不过这几天好像闹了点小误会,有点不开心,小情侣嘛,很正常,过几天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甘逸仙一副完全没把这事放在心上的样子。

    叶瑜然有些哭笑不得,她就知道,甘逸仙肯定察觉了,只是以他“单纯”的性子,肯定不会多想。

    没办法,只能跟甘逸仙强调了两人的身份之别。

    有的事情,不是他俩愿意就能解决的。

    一个当朝嫡长公主,一个没有任何功名的穷小子,若没有什么特殊原因,皇家怎么会让那么尊贵的公主“下嫁”给这么一个一无所有的人?

    “咱们说亲,要门当户对,就算有差距,但也不要差距太大。你看淑琪、淑仪二人,她俩的亲事就有些高攀了。”叶瑜然说道,“但这种高攀的前提下是,两家差距正在逐步缩短,朱家有上升之势……所以肖、俞两家才会松口,让他们家的儿子娶了淑琪、淑仪二人。但到了老七这里,这差距就有些太大了,朱家再厉害,也不可能一步登天。”

    甘逸仙纠结:“戏里不是有公主下嫁寒门状元的故事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戏里,再说了,老七也不是状元。”

    “老七又还没考,你怎么知道老七考不上?万一他考上了呢?即使不是状元,探花什么的也行啊,只要过得去就行了。”甘逸仙不以为然,“再说了,我们交上去那么多东西,又是水泥,又是玻璃,又是改良水稻,又是发展地方经济……朱家做了那么多有利于地方经济发展,有利于国家的事情,让他们嫁一个公主怎么了?那也是他们皇家嫁了。”

    甘逸仙没说的是,自己还是神仙呢。

    到时候叶瑜然嫁给他,朱家就是和仙家有亲,皇家跟朱家扯上关系,不是高攀是什么?

    到底方便高攀了谁,此话有些为时过早。

    没说还不觉得,一说起来,叶瑜然感觉自己和甘逸仙有些说不通。

    他是自己的徒弟,自然是觉得朱家千好万好,但在别人眼里就不一定了。

    何况,朱家现在确实没出什么人才,顶多就是朱三做了一个县令,还是连任性质的。

    没和甘逸仙继续说下去,打了一套拳,叶瑜然就回去洗了一个澡,换了身干净衣服,准备享用早膳。

    甘逸仙还没过来,朱老头倒是先上了门。

    他有些踌躇,一副要开口不开口的样子。那副底气不足的样子,要不知道,还以为他又做错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有话就直说,你摆这副样子做什么?”叶瑜然微微皱着眉头。

    朱老头看着旁边的丫鬟,对叶瑜然说道:“你能让他们先下去吗?”

    叶瑜然无语,但还是尊重了他的想法,让屋里伺候的人下去。

    外面,甘逸仙正好踏进院子,见一溜的丫鬟出来,有些疑惑:“你们怎么都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回甘公子,老爷找老夫人说话,就让奴婢等人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甘逸仙一怔,心里顿时不舒服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他知道,以叶瑜然现在的性子,不太可能跟朱老头再续前缘什么的,但是……

    孤男寡女的呆在一起,他们什么意思啊?

    酸。

    特别酸。

    就像打翻了一大坛醋坛子似的酸。

    可是甘逸仙也不敢就这么闯进去,他也有些迟疑。若是别人就算了,偏偏这回撞上的是人家正儿八经的“夫君”,他要是跟捉奸似的跑进去,岂不是……

    捉奸不成反被捉?

    底气不足,心虚的应该是他吧?

    这么一想,更酸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