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甲买球官网

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重生:人生优化面板 > 第一百六十五章:唯独在这件事上
    雷声大作,大雨不止。

    轰鸣的雷声伴随着阵阵的雨水,雨滴打落在老屋的砖瓦上,哗啦哗啦像是石子敲击。

    堂屋里摆着火盆,里面烧着柴火,噼啪作响,烟雾顺着外面的风吹散去。

    “噼啪。”

    韩静裹着一条小毯子坐在火盆前,她的状态不是很好,而且似乎还有点头晕。

    蒋成文坐在一边,时不时往火盆里添一些柴火,他的头发湿漉漉的,还有些没干。

    “有好些吗?”蒋成文问道。

    韩静顿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实际上,并没有好很多,但是她不觉得自己会很严重。

    顶多只是个小感冒。

    蒋成文见她神色凝重,双唇发白,于是便伸出手来想试试韩静的额头。

    但就在要触碰到的一刹,韩静却躲开了。

    蒋成文心中一顿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真没事。”韩静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?”

    蒋成文微微挑眉,她这可不像是没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韩静说道:“大概就是淋了雨,有点小感冒而已,又不严重,真没事。”

    蒋成文往火盆里又加了一根柴火,说道:“等雨停了还是得去看看,你能挺得住不?”

    韩静说道:“放心。”

    蒋成文看向了外面,这场大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停。

    他只能不断的往火盆里添柴,至少不至于在这样的大雨天里受寒着凉。

    渝南的天气是多变的,有时候一场雨就能降下来十多度,今天这场雨也是这样,从早间就一直在降温,一直都没停过。

    天色是昏暗的,浓密的乌云遮蔽所有。

    这样阴沉的天气下,难免也会让人的心情也会变的沉重起来。

    韩静裹着被子,端起摆在一旁的热水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此刻的她感受身上一阵冷一阵热的。

    同时,她也感到有些头疼欲裂。

    发烧了!

    她吐出一口热气,放下了水杯道:“我进去睡会。”

    蒋成文看了她一眼,答应道:“行。”

    他清楚韩静的性子,如果这个时候要带她走的话,她打死都不会走一步路的。

    这个执拗的姑娘永远以为自己能妥善处理好所有事,就算是委屈自己,她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韩静进了屋里,来到床上盖上了被子。

    她舒了口气,准备休息一会。

    这头疼实在是让她感觉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蒋成文并没有跟着进屋,而是在韩静进了屋里之后就拿出了电话来。

    “武助理,现在有时间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打完了电话之后蒋成文用手薅了薅头发,这会头发也干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他打了个喷嚏,感觉鼻子稍微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蒋成文伸出手来,捏了捏有些发疼的眉心,人也是会累的,冒着这样的大雨走回来难免让他觉得有些乏力。

    他舒了口气,站起身来朝着屋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咯吱……”

    木门声刺激着他,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蒋成文微微皱眉,走到了床边。

    他见韩静裹着被子,在那微弱的灯光下她的双唇也有些发白。

    “韩静?”

    蒋成文见她没有反应,用手推了推她。

    韩静此刻非常的不清醒,她微微张口想要说些什么,但感觉没什么力气。

    蒋成文伸出手来,摸了摸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‘这么烫!’

    蒋成文瞳孔微缩,他不禁有些愣神。

    这姑娘是真的够傻的!

    烧的这么严重居然连声都不吭一个。

    蒋成文心中着急,这种情况恐怕没办法再等下去了,只有赶紧送医院。

    他转头看向了屋外,大雨也一直没停。

    韩静伸出手来,握住了蒋成文的手,她的言语微弱,念道:“狗子……”

    微微睁开双眸,灯光在她眼中化为了重影。

    她感到自己的脑袋特别重,全身都使不上力气,这种感觉,就好像是在你意识微弱的时候坠进了深海里,就算再这么挣扎,却也没有一点办法。

    她抬起来的手一点点放下。

    微微睁开的双眸也逐渐搭落了下来……

    朦胧之间,她感受到手上的温热,是蒋成文在抓着她的手,并且在一遍遍的喊着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也是因此,她也有了足够的信心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当一个人有了依靠之后,总是会变得毫无顾忌,不再像是之前那样坚强了。

    但对于她而言,或许她就应该有有这么一两刻的毫无顾忌,因为在过往的岁月里,这份狠心,她唯独用在了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小度镇的大雨从早上一直下到了下午时分才逐渐有了减小的趋势,慢慢的变为了朦胧细雨。

    天色也不再像是之前那样压抑,有些许阳光似斑点一样落进了这片小镇里。

    雨后如初,草木皆是湿润。

    走廊上安静无声,就算是有路过的人说话也非常的小心。

    韩静平躺在病床上,她的手臂上打着点滴。

    输液管里的药水打落下来,好似有滴答滴答的声音。

    病房的格局很是简单,甚至可以说是简陋,有些发黄的墙壁,破损的床柜,连同着的还有门锁坏点的病房门,不过好其他的都没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在病房门外。

    武云长看着面前这位抱着双手闭眼小憩的‘老板’,他心中不禁生出了许多疑惑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蒋成文是一个让他看不太明白的人,这不是代沟,而是一种直观的感觉。

    蒋成文让他做的每一件事都好像毫无道理,但却又在莫名之间给了武云长一种莫名的信心。

    可现在这个情况,却又让武云长有些看不懂了。

    他不觉得蒋成文是一个会被情爱困住的人。

    可事实却又摆在眼前。

    ‘终归是年纪太小了吗……’

    武云长也只能给出这样的一个解释,可再转念一想,他又见蒋成文如此的冷静,又不像是个年轻人该有的样子。

    奇怪的很。

    这位‘小蒋总’哪哪都奇怪。

    蒋成文睁开了双眸,眼前便是医院走廊的墙壁。

    “小蒋总。”武云长开口道。

    蒋成文转头看向他,问道:“你上次说人招到了,都是哪里招的?”

    “大多都是学校里面招的,也有一些社会人士。”武云长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。”

    蒋成文点了点头,说道:“做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武云长点头道:“分内之事。”

    他转头看向病房的门,说道:“那个,小蒋总,能冒昧问一句吗?”

    蒋成文答道:“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武云长顿了一下,说道:“那,这件事要告诉蒋总吗?”

    “别告诉他吧。”

    蒋成文说道:“我爸最近在准备别的事情,还是不打扰他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

    武云长点了点头,接着就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蒋成文转头看向他说道:“她已经见过我爸了,你这会告诉他,只会让他大半夜的还要跑来这边关心一下,没这个必要。”

    武云长张了张口,点头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蒋成文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武云长倒是没想到蒋成文猜的这么准,他虽然口头上答应,但这件事他还是会一五一十的告诉蒋总,但经过蒋成文这么一说,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确实大半夜的跑一趟不太好。

    武云长舒了口气,说道:“您跟蒋总的行事风格简直跟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尤其是在对待爱人的这件事上。”

    “对待爱人?”

    蒋成文倒是对这样官方的词感到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武云长说道:“蒋总做事总是雷厉风行,但唯独在对待爱人这件事上会慢下来。”

    蒋成文翘起了腿,嘀咕道:“我爸啊……”

    武云长却是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说的也不仅仅是蒋总。”

    蒋成文微微一顿,他笑了笑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来抓住了武云长的肩膀,问道:“武助理,我记得你已经四十多了吧?结婚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这些年都是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武云长说道:“做我们这一行的,大多数都是二十四小时待命,所以很难找到合适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蒋成文舒了口气,说道:“但怎么说呢,生活不能只有工作是不是,还是要有点别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小蒋总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蒋成文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道:“等你什么时候你想结婚了大概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武云长张了张口,说道:“蒋总也曾这样说过我。”

    蒋成文笑了一下,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来,道了一句,“我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武云长起身,等到蒋成文进了病房里之后又重新做了下来。

    回想起刚才蒋成文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武云长不禁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有那么几个瞬间,他甚至感觉面前的人就是蒋总。

    这两父子,真的太像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蒋成文来到了病床前,见韩静还在躺着睡,大概是烧的有些严重。

    当时送医院来的时候医生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蒋成文抬头看了一眼药水瓶,见里还剩不少,又将点滴的流速放慢了一些,见差不多之后才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再一低头,却见一双眼眸正看着他。

    两个人视线交错。

    蒋成文愣了一下,问道:“什么时候醒的?”

    韩静看着他说道:“你调点滴的时候醒的。”

    蒋成文嚯了一声,说道:“声也不出一个,睁着个眼睛看着我,跟个鬼似的,吓我一跳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跟个鬼似的呢。”

    韩静笑了一下,伸出手来掐了一把他的腰。

    蒋成文坐了下来,问道:“头还疼吗?”

    “不疼了。”

    她从病床上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狗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出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