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甲买球官网

    “富贵,你要不要洗把脸去?今天喝了不少的啤酒呢。”

    刘雅丽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临过来的时候还喝了两碗呢。”冯曼倩也说了一句,顺便冲着陈富贵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实在是因为这货说得太大胆、太猖狂。

    还粮食多的吃不完,那得是啥时候的事啊?

    你刚刚还说产量低得很,你这么猖狂,真的好吗?

    “而且我还认为,虽然说化肥的使用对于农业生产有着一定的促进作用不假。但是过多的使用,将来反倒会伤地。”陈富贵又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他也是豁出去了,反正老爷子问了,那就照着梦中所见的去说。

    给他的感觉,这位老爷子也是非常好的。

    明显是有身份、有地位、有学问的三有老爷子,还能够这么平易近人,不容易。

    听着他这个话,两个丫头都不知道该说啥好了。

    也没法再说托词了。

    “那按照你的意思,在化肥的使用上,还得加上一些限制了?现如今不够分反倒是最好。”唐元礼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,您就知道逗我玩。”陈富贵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你刚刚说的吗?伤地啊。”唐元礼笑眯眯的问道。

    听着两人的对话,屋里的人都是诧异的看着他们,好像人家俩人已经有了交流?

    “现如今缺肥,尤其是农家肥,为了提高粮食产量,就只能在化肥上做文章。”陈富贵说道。

    “而且也不仅仅是在现在,就算是在将来也是如此。因为随着工业化进程的发展,化肥的生产成本肯定是越来越低、生产量肯定是越来越大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我刚刚说的,有朝一日,咱们的粮食多得啊,吃都吃不完。那时候的人们就不会满足于吃饱了,而是得吃好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日子更好过了,人们所关注的就会是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。反正随着国家的发展,咱们的日子肯定是越来越好就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很不错,这是对未来的展望啊。这也是为啥我要留下你,好好的谈一谈。”唐元礼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肥料的使用,其实是农业生产中很重要的一个环节。可是很多人在面对农业生产的时候,往往都会忽略掉这个环节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心思也很大,别人还在看脚下,你已经开始远眺了。年轻有为,怎么样,有没有兴趣来农学院给我帮忙?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边上正在喝茶的冯曼倩一下子呛住了。

    看到大家伙都看过来,冯曼倩咧了咧嘴,“我爸和我二叔也说过这个话,算今天我都听第三次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怪不得吗,是金子总会发光。”唐元礼笑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做的事情,跟他们做的事情可不一样。怎么样,明天过去农学院看一看,也掺和进来?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,老爷子,要是没有乡亲们,我肯定是巴不得的答应了。”陈富贵苦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跟在老爷子身边,肯定比上大学学得还要多很多。但是我不能为了自己个,就把乡亲们扔在一边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,最起码在大家伙过上好日子之前是不行的。因为我欠着乡亲们的情分,刚欠下的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就把那些人到野狼沟寻仇,被野狼沟大队的乡亲们给吓跑的事情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他们还敢到大队上找你去?”

    听完他的话,冯曼倩一下子就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想欺负我一下,没想到还没欺负成。这次过来也是想告诉你小心点,这帮人不是好人。”陈富贵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冯曼倩撅起了嘴。

    要是一个两个的,她还真不怕。

    但是要是像这样的很多人呢?她也是有些愁。

    “不过也没啥关系,我也警告他们了,他们应该不敢到你们学校去闹。”陈富贵又安慰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,现如今的市面上确实有些乱,有了很多闲逛的人。”唐元礼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个中原由是啥,大家伙也都清楚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是大环境所影响的,可不是一个人两个人就能够解决的。

    “倩倩,那你以后还真得注意一些。”刘雅丽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边上的唐俊年本来是想挺一下胸膛,当一把保镖的。

    也是得放弃。

    他连冯曼倩都打不过呢,保护谁啊?

    “那你在你们大队就打算做这些事情了?”唐元礼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目前是这样的,如果连这些基础的事情都做不到,想再多也都是白想。”陈富贵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唐元礼乐了,“我觉得加速鸡粪发酵的过程,并不会很难。无非也就是找到合适的菌种,让这些细菌发挥更大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反倒是你打算在你们大队发展经济作物,让我有了更多一些的兴趣。你就打算种瓜啊?没打算种点别的吗?”

    陈富贵抓了抓头皮,“也就是种瓜能省心一些吧,只要在开花的时候做好人工授粉,坐果还是能多一些的。”

    “人工授粉,你也懂?”唐元礼饶有兴致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,就跟套窝瓜花一样吧。”陈富贵赶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的,一样,确实一样。你知道我是干啥的不?”唐元礼笑咪咪的问道。

    陈富贵坦诚的摇了摇头,“只知道是在农学院工作,具体干啥的他们也没告诉我。小唐就说要帮我这个忙,然后就把我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唐俊年咧了咧嘴,这么说的话,也算是对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,年年最是爱胡闹,倒也作对了一宗事。”唐元礼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唐俊年脸上的表情很精彩,希望得到大伯的夸奖不假,可是他不希望是因为陈富贵才被夸啊。

    “时间也不早了,你们也先歇着去吧,我跟富贵再聊一聊。反正我们说的东西也很枯燥,你们也不爱听。”唐元礼说道。

    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,也只能这么地吧?

    好在这里也有电话,给学校的宿舍挂一个,也能通报一下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的心中就都很好奇了,不知道唐元礼到底要跟陈富贵谈啥。

    最好奇的就是冯曼倩,因为她就发现一个问题,但凡这货过来,总归是要折腾出点事情才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