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甲买球官网

中网文学 > 修真小说 > 家师薛衣人 > 第一百四十二章、逍遥八姬
    这次行动虽然危险,杜傲并非没有把握。

    他的把握有二。

    一,轻功。

    当年薛衣人以轻功、剑法横行天下,博得天下第一游侠的名头。杜傲的轻功、剑法都深得薛衣人的真传,特别是轻功已不逊色于薛衣人了。

    杜傲相信这普天之下能以轻功胜得过他的人不多。至少莫意闲等人应该不太可能,而这就成了他逃出生天的机会。

    第二点才是最关键的。

    杜傲知道莫意闲有两个特点。

    莫意闲是个无女不欢的人,无论出现什么地方, 都会带上她的女人,纵然那些女人不在莫意闲身边,也绝对不远。

    据传近来莫意闲凑齐了八个女人,江湖人称逍遥八姬。她们个个长相气质都颇为不俗,莫意闲也是爱不释手,所以绝不可能让她们远离的。

    第二,莫意闲有个特点。一旦在荒郊野外露宿, 他必定会住在自己的豪华帐篷之中。

    杜傲猜想这栋酒楼如此简陋, 莫意闲势必选择住在逍遥帐内。

    刚才在树上瞧了半晌,发现并无帐篷的影子,如此杜傲才会选择大胆进入酒楼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莫意闲,纵然莫意闲坐下第一高手副门主‘鬼影子’孤竹,他也自认能拿下。

    杜傲来到酒楼前的时候,他就发现自己错了。

    一道声音自酒楼的后方传来。

    那是女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个念头猛然浮现在了脑海中。

    逍遥门主莫意闲来了,将帐篷设在酒楼后方,此时应该在寻欢作乐。

    杜傲全身冰冷,他感觉到自己真已是自投罗网了。

    要不要走?

    这个念头在脑海中闪过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穿着光鲜亮丽,十分妖娆的碧色衣裙的女子娇笑着出现在大门口,挥舞着手里的丝巾对杜傲招手,道:“客官可是累了,要不要歇歇脚啊。”

    心念急转,现实不过一瞬。

    杜傲给人的感觉仿佛根本没有任何停顿思索,就已朝酒楼走去。

    杜傲加快加布,走过来,非常自然搂住她的腰肢, 走兽掏出一叠银票塞在美人的衣襟出,哈哈大笑道:“老天爷待我真是不薄,这么偏僻的地方竟还有如此绝色,美人,你叫什么名字?”毫不客气对着她白皙的脸蛋香了一口。

    美人想不到杜傲胆子竟然如此大,一时间呆了呆,不过她在这一方面的惊艳十分吩咐,所以顺其自然半靠在杜傲身上,报上姓名:“小女子碧梦,我们这里有好酒好菜,公子想吃些什么呢?”

    杜傲表面上一副色授魂与的模样,拥着姿色出众的碧梦醉步般走进酒楼,实际上却在暗中打量四周的环境。

    和杜傲想象中一样,酒楼的布置十分简单,不但没有涂抹油漆,而且明显是短时间内打造而成的居所。

    酒楼一共分上下两层。

    第一楼大堂摆着六张桌子,摆设的器物也非常常见普通。

    不过森林之中有这样的酒楼并非是什么不常见的事情。要知道这个时代的有钱人都有一个特点:他们大部分人都不喜欢住在城里,而喜欢住在郊外。他们认为城里是牲口住的地方, 而且实在太小了, 也太吵了。远不如在郊外方便。

    郊外许多地方都有这样的酒楼,供有钱人享乐。

    可以说莫意闲这一手笔的确不差, 至少足够掩人耳目。

    酒楼一切非常正常,可有一点不太正常。

    除开碧梦以外,秋满天还瞧见三个美人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美人,烟视媚行,姿色非但不下于被杜傲搂在怀中的碧梦,甚至比风四娘来说,也只逊色半筹。

    此女一身鲜艳夺目的华服,头上梳着女子颇喜欢的飞仙髻,娇态横生,笑靥如花,任谁瞧见,都会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杜傲眼前一亮,一副被迷住的样子,走了过来,将一叠银子以同样的手法塞给女子,爪子更是毫不客气,一副活脱脱的好色之徒样子。

    这女子胆子极大,非但不恼怒害羞,反而娇笑得更厉害了,嗔怪的看了杜傲一眼,似乎责怪杜傲太粗鲁了。

    杜傲心跳加速,虽然暗中警惕,可表面上却是一副登徒浪子的姿态,拥着女子,以一种带着醉意的声音道:“大爷本是来吃饭的,可现在除了吃饭,还想吃一些其他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碧梦等人自然清楚杜傲的意思,心里已不知道骂了杜傲多少次。她们没有表现出来,以免怀了门主的大事,作出非常顺从害羞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在等待被杜傲拥在怀中的那一个女子开口说话,作出决定

    碧梦是逍遥门主莫意闲座下的逍遥八姬之一,可杜傲怀中这个姿色比碧梦高上一两筹的女子却不是。

    她是谈应手的禁脔燕菲菲,无论武功心计地位,也都不是碧梦能相提并论的。

    近些日子,莫意闲想将燕菲菲弄到手,可燕菲菲却说门主想将我弄到手,那么也总得给庄主一些甜头尝一尝,否则我可不愿意。

    莫意闲大感刺激,虽然好色,却也耐着性子,只等待大功告成,然后与谈应手交易。

    以八换一,虽说亏了一点,但其中的滋味却甚为有趣。

    燕菲菲跟随谈应手时间不短,黑白两道各路人马都应付过,自不是碧梦能比得上的,她十分从容问道:“公子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杜傲毫不客气道:“我想吃你们。”双眼放光扫过一旁娇笑的两个女人道:“当然还要她们。”

    众女低下头,一副害羞的样子。

    燕菲菲双眼发光看着杜傲,眼中露出怀疑之色道:‘你吃得下?’

    这是挑衅,任何男人都接受不了这样的挑衅。

    杜傲道:“口说无凭,我们现在去试一试,你们自会知晓,告诉我,软塌在哪里?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燕菲菲忽然从杜傲怀中挣脱出来。

    杜傲立刻露出不满之色。

    燕菲菲却一本正经道:“我们是生意人?你想吃东西却不能只动动嘴巴。”

    杜傲当然明白她的意思,笑道:“你要多少?”

    燕菲菲伸出五根手指。

    杜傲道:“五百两?”

    燕菲菲翻了个白眼,道:“五千两,这也只是最近生意不景气的结果,若是生意景气,少说也要一万两。”

    这真是狮子大开口。

    杜傲却并不觉得狮子大开口,他甚至感觉颇为有趣。

    这女子竟然仿佛真将自己当做老板了。

    “五千两就五千两。”

    杜傲不缺钱,又拿出一叠钱。

    他没有数,却知道这是六千两。

    杜傲道:‘多的一千两给我做一顿好吃的,剩余的就赏给你们了。’

    杜傲走上前去,毫不客气将燕菲菲搂入怀中,问道:“美人,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燕菲菲非常顺从靠在杜傲怀中,道:“奴家燕菲菲。”

    杜傲虽然没有什么变化,可心中却暗暗震惊。

    不要说了解原著,纵然没有原著,他也知道燕菲菲和谈应手的关系,这个关系虽然隐秘,可杜傲却是知道了。

    他心里暗呼要命。

    一个莫意闲,就已足够要命了。再加上一个谈应手,杜傲感觉自己就是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了。

    不过杜傲很快冷静下来,如果谈应手真在这里,那么莫意闲定然立刻动手了。

    两大黑榜高手对付一个,莫意闲必然敢做。

    所以这里最多只有一个莫意闲。

    杜傲心定了下来,心念急转,带着燕菲菲、碧梦上了楼。

    杜傲很清楚,眼下这个红粉阵仗,极有可能是自己的最后葬身之地,他决不能出错。

    杜傲带着二女上楼的时候,一位身手矫捷的中年男子已来到逍遥帐前,向正在缠绵的莫意闲禀告所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道:“为了万无一失,燕大小姐想将杜傲引上楼去,等下再动手。”

    帐篷中传来了莫意闲极不满的声音:“本门主还没有弄到手,就被杜傲这小子得手了,实在恼火的很,燕菲菲这贱人恐怕是春心萌动,否则又怎会想出这等主意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在心里暗骂燕菲菲,却还是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逍遥门主莫意闲的确是个有本事的人物。

    他不仅武功高,而且极奸诈。

    他从花解语哪里得知杜傲的特点以后,便针对杜傲的性情设下了这一局,等杜傲入瓮而来。

    莫意闲故意将逍遥帐藏匿起来,便是让杜傲认为他不在这里。果不其然,杜傲上当了。

    杜傲若是没有上当,莫意闲还看不起杜傲。杜傲上当了,莫意闲就知道杜傲是极可怕的人,因为杜傲已推断他们追杀的消息,而且也对他们颇为了解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莫意闲下定决心要在此地击杀杜傲,夺鹰刀。

    计划已定下。

    今日正是杜傲的死期。

    如此死期,若有人可以选择死,定然会选择这种死期。

    这世上恐怕没有什么死法,比这更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