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甲买球官网

中网文学 > 修真小说 > 我在仙侠世界练武 > 第一百零二章 离开
    此时,躺在地上的几人身体传来少许颤动。

    几人先后从昏迷中清醒过来,看着黯淡无光的天色,几人脑海中一团浆糊,还有些分不清现在的情况。

    可当尹京看见前方正熊熊燃烧的血海时,眼中神志迅速回归,脚步也忍不住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毕竟之前血海留给几人的恐怖之处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清醒的其他几人也是迅速回过了神, 开始检查着自身安全,确定自己活下来且白莲教已经退去之后,几人这才将目光看向燃烧的血海前那道伫立在旁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你是,江枫?”

    一旁的石志尚惊疑地询问道,目光中充满震惊,之前的战斗几人并未看见, 在大战开始前,他们便已经被操控了心智,只剩下没有魂体的躯壳, 对于中间发生的事情脑海中也是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可眼下的情景毫无疑问的证明了,是江枫救下了他们。

    尹京眼中亦有惊讶,可反应过来之后,急忙弯腰道谢:

    “多谢江大人救命之恩!”

    一旁的石志尚也急忙反应了过来,自己还停留在之前的见识之中,可如今,眼前这位才加入禁堂不久的禁卫,实力已经达到他们该仰视的地步了。

    见有人认识这位前辈,另外三人急忙躬身道谢:

    “多谢江大人出手相救!”

    其中一位山羊胡的老者随即说道:

    “江大人解救之恩,我怀安县定当有所报酬!”

    “林大人,怀安县,已经没了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两个禁卫听见自家巡检使大人的话语,不由得在旁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这位林大人本是怀安县的巡检使,但却被关押在其他牢房,并不知道最近天牢中所发生的事情,可他们两人,却是极为清楚。

    怀安县原本的数千人, 如今恐怕皆在眼前的血海之中。

    听见一旁禁卫的小声叙说,林大人目光呆滞地看着前方燃烧的血海,眼中悲伤难以抑制,嘴中喃喃自语道: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!”

    难以接受的林大人转身踏入怀安县各个街道,想要从中找到证据,证明两个禁卫所说是假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血海逐渐燃烧殆尽,江枫转过头来,看向剩余的四人,眼神平静说道:

    “我受南城县典吏大人之命,前来相助怀安县,如今任务完成,我也该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听见江枫的话语,怀安县两个禁卫神色欣喜,再次恭敬道谢,可看着如今的情况,两人却是怎么都欣喜不起来,哪怕他们还活着,可在这之后,两人便如同无根浮萍一般,飘无定所。

    世界再大, 可却无他们容身之处。

    最为惊讶的便是尹京与石志尚二人了, 能直接听从典吏大人的命令,那必然是巡检使无疑,区区一个禁卫,根本无法接受到典吏大人的命令。

    可他们这才出来不过数日,为何原本被押入天牢的江枫摇身一变,直接成为了巡检使?

    在这中间,南城县又发生过什么事情?

    两人目光中带着疑问,可此时却是不方便表露出来,两人更不会傻到询问江枫,只能默默猜测。

    收起眼中的疑惑,在看见如今怀安县的情况之后,两人神色也是不太好看,哪怕怀安县并非两人所属县城,但同为禁堂禁卫,也能感受到其中悲凉。

    但世界上并没有感同身受,仅仅只是悲伤少许之后,两人眼中便带有一丝欣喜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次神佛难救,可两人却奇迹般的活了下来,这也让两人更加感激江枫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最后一丝火苗湮灭,江枫亦是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转头看去,便看见尹京两人眼中满是感激之情。

    江枫无所表示,他并无主动救人之意,两人的存活也只是运气好而已,所以江枫也并不准备收获两人的感激。

    见江枫径直远去,两人对视一眼,急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眼前的江枫可不是禁卫,而是前辈,对待前辈,自然要有所恭敬。

    其他两个禁卫在道谢完毕后也去查看起怀安县如今的情况,江枫却不曾动身。

    在昨日恢复完内力之后,他便已经去往怀安县县衙的藏书库与库房搜寻了一番,可得到的结果却是无。

    藏书库里面只剩下一些普通的书籍,库房更是一干二净,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当然其中也有怀安县的规模并不大的缘故。

    没有收获的江枫也不气恼,这次的结果对他来说并不算太坏,起码手中牛皮袋还尚存十来件诡异物,其中蜕凡境修士的也有好几种,比如夏佐的心脏与那熊书吏的熊掌。

    收获最大的自然是那件已经被熔炼的半仙境诡异物,可诡异物得来的同时,也带来了些许麻烦。

    但只要自己尚在南城县,想来白莲教也不会正大光明地过来吧?

    缓缓走至怀安县城大门口,门前,那位林大人与两个禁卫正在原地等候。

    “没了,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尚未走至门口,三人便听见老者呢喃失神的话语声。

    原本存活下来的惊喜,如今却成为眼前这位巡检使心中挥之不去的的噩梦。

    之前还算健壮的身躯,也不知不觉中佝偻了许多,脸色憔悴间,整个人已如枯木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,固然有人追求更高的权利、实力乃至长生,可也有人向往生活中的其他美好,比如,在这个极端诡异的世界,守护好自己的生存之地。

    显然,这位巡检使大人,没有做到。

    在看见江枫的身影后,老者眼神中恢复少许光彩,再次躬身道谢:

    “多谢江大人救命之恩,可惜怀安县如此状况,却是无法给江大人相应的报酬了,还请江大人不要介意。”

    江枫微微摆手,面色一片平静,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眼前无形的护罩虽然很薄,可其残存的力量依然笼罩着整个怀安县。

    江枫轻轻一拳,眼前世界如同破碎的玻璃,露出道道划痕。

    这划痕由浅至深,由近至远,最后延伸至整个天边,随着“砰”的一声,整个禁区,彻底消失在几人眼前。

    黑夜散去,黎明破晓。

    昏暗的怀安县外已是朝霞初升,晨光穿透云层,再次照在截然不同的怀安县内。